未分类

手·心软件

手·心软件 直到看到了闪烁着的电梯按钮她才轻吐口气,可是只一瞬间她就蒙了,这里只有她自己在加班,为什么电梯的按钮是亮着的?

她浑身颤抖着不停,好像那紧闭的电梯门像是个等待猎物的血盆大口,她退后一步,紧张的手心都开始冒汗。

在心里向满天神佛祈祷了个遍,半分钟后才终于缓和了些,但是她打算走楼梯下去,呜呜,她是跟总裁在同一层楼,三十二楼啊!

“干什么呢还不过来!”电梯边上的男人等的有些心急。

本来看到她关闭了秘书办的电器,他就转身走到电梯旁,按下楼层按钮等着她,看到她打着小手电往这边走。

本来他还很高兴,她的速度不慢嘛!可是不一会灯光突然转向了,他瞬间就郁闷了,这才开口叫她。

突来的声音吓了Ami一跳,可是瞬间她就反应了过来,“唐逸?”她双眸含泪,语气里满是指控。

唐逸听到女友的声音不对,连忙向她所在的地方走过去,“是我,怎么哭了?”他一把将她搂在怀里,止不住的心疼。

“还不是你,装神弄鬼的故意吓我!”Ami气的心都疼了,臭男人,一点都不顾自己的感受!

唐逸一脸的懵逼,被误会了,“哪有,我一上来就往办公室那走,远远的看到你正在关电源。”

“想说你过来的时候还要等电梯,我就折回来在这按了电梯按钮等着你了,刚看到你往这边走,你就要转身了……”

该郁闷的是自己才对,他以为Ami看到了自己,不想理自己才转身准备走的。

甜甜学生孔安花裙淑女风来袭

Ami怔愣了一下,这才透过手机微弱的灯光看向一脸焦急的男人,他不是成心要吓自己的啊?好糗哦!

“不对,你怎么知道我加班还没回去?”她看着他,问的犀利。

唐逸抚了抚额,揽着她的肩步入电梯,“我给你打电话,你手机关机,去你家,你家没人,没办法只好给姐夫打了电话。”

“他说你可能还在加班,我为了替你抱不平还跟姐夫理论一番。”当然,他完败,但宝宝不说,“我这才赶紧来这,就怕你一个人不安全。”

Ami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原来搞了这么大个乌龙啊!不仅把自己吓个半死,还误解了真心对自己的男友。

“对不起。”她头都不太,呐呐的道声欠。

听到Ami的声音,他整个人都酥了,他俯下身到她耳边,故意逗弄,“没听清,再说一遍。”

Ami一侧头直接不设防的吻上了他的薄唇,他的唇沾染了些夜的寒凉,吻上去就像吻在了一块上好的玉珏上,沁凉入骨。

她的眼瞪的大大的,莹润的水光在其中流转。她不是要吻他,却不偏不倚的来了场投怀送抱。

唐逸岂会不知小女人的心思,可是既然凑了上来,他就没理由轻易放开,他一手揽住她的头,加深了唇畔的甜蜜。

下电梯时她是被他抱下来的,她就像是清新的百合,被他沾染后就无力随风摇摆,只能柔顺的寄居在他身上。

他乐不可支,美女在怀,又是他认定的女子,他整个人都有些熏熏然,“Ami,今晚我住你那。”

唐逸不打算再征求她的意见,她是他的,不管有没有结婚证的束缚,他这一生都不会放开牵着她手的手。

Ami整张脸窝在他的肩头,殷红的像是随时会滴出血,她拒绝了很多次,可是今晚她不想拒绝……

“老公,你派什么工作给Ami了,让唐逸满世界的找人。”傅晓晓双手叉腰瞪着面前悠然的爱人。

“今晚夜色不错,或许傅家可以迎来一些喜事也不一定,别想那么多了,过来。”滕皓眯着眼,今晚夜色真的不错。

只见她穿了一身纯白色丝质睡裙,整个人在昏暗的灯光的映照下,显得尤为神秘,她就像一尘不染的天使突然坠落凡间,被他摄去了全身的荣光。

傅晓晓小脸微红,他的表情、他的语气,无不霸道的充斥心间,她无意识或是下意识的走向那个高高在上如同神祇般的男人。

他就是她此生逃脱不了的宿命,可是她却甘愿与之沉沦,即使明知是飞蛾扑火,却依旧不肯回头,一眼万年。

几天后。

果然如滕皓所料,国税局派了几个没有后台的小家伙前来查账,他们算的很清楚,滕皓不能得罪,先派几个人去探探路。

如果滕皓不介意,他们下一步就会派局里的骨干下来,如果他发飙了,那他们只能呵呵的说对不起那几个小崽子了。

滕皓往常般坐在办公室的皮椅里,并不理会那几个初生的牛犊,但是如果他们拂到自己的逆鳞,他也决计不会轻纵他们。

“总裁,他们已经在翻看了,看的很仔细。”

Ami沙哑的声音终于引起了滕皓的注意,他抬头扫着她脸上的酡红,心中顿时明了,昨晚怕是唐逸已经得手了。

“中午下班后就回家休息吧,给你放一天半的假,后天来上班。”他是个好老板,不会苛待手下的员工。

Ami双颊爆红,被,被看出来了吗?好丢人!都怪唐逸,他就跟头恶狼似得,不知疲倦。

她不敢多说什么,鞠了个躬恭敬的退后一步转身出了总裁办,刚关上门她就靠在门上开始喘气。

她的腿好酸,身上的力气也被抽干似得动不了半分,她窘迫的靠在墙上,虽然知道总裁不是八卦的人,但是大姐一定马上就能知道,他只对大姐一人八卦。

“晓晓,让岳父母准备喜宴吧,告诉他们随时可以准备迎接傅家的小包子。”

如Ami猜想的一样,她刚出去,滕皓就给傅晓晓打去了电话,世界上最悲催的事莫过于此吧!

傅晓晓睡得正迷糊,就接到了爱人打来的电话,她哼哼两句就直接放下手机再次睡了过去,至于他说了什么,她就只能呵呵了。

滕皓听到电话那端传来的嘟嘟声,满头黑线,他就知道这个时间打过去有点早,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听听她睡不醒时囔囔的声音。

……